前一陣子騎車經過光復南路和市民大道,發現有一片廣大的工地,仔細一看原來是遠雄集團在興建的大巨蛋,看得我心裡好難過,因為松山菸廠已經被謀殺了。

  松山菸廠興建於1937年,以工業村的形式興建,不僅記錄台灣現代化的歷程,也保留當時生活的樣貌,於1998年停產。菸廠內不但有歷史建物還有一千多棵老樹構成的森林,裡面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生態圈。這對水泥叢林天空頭上只有窄窄一片的台北而言,實在是彌足珍貴的資產,如果能保留成為生態園區不知道有多麼寶貴。但是馬市長為了政績為了應映棒球迷的需求,選擇了無可取代的寶貝興建大巨蛋。為了興建大巨蛋建商遷移了九百多棵老樹到八里,而那些老樹多數如今已枯萎。諷刺的是前幾天的報導說現在中華職棒的進場觀眾每場平均是2000人,而大巨蛋可以容納的觀眾數是四萬人。大家都知道幾乎每周都有演唱會在小巨蛋舉辦,但是大家知道嗎?小巨蛋的原意是室內運動的場地,但是卻因為租金太貴,SLB根本就租不起,所以小巨蛋幾乎變成演唱會的專用場地。同理,中華職棒兩千人的觀眾養得起大巨蛋這樣的場地嗎?所以我們可以預見,不惜毀棄珍貴的環境資產興建的大巨蛋勢必會成為蚊子館,因為我相信沒有幾個藝人可以撐起四萬人的演唱會!更別說遠雄集團和台北市政府的糾紛了。

  松山菸廠被破壞讓人心痛,現在又有南港202兵工廠。南港兵工廠是台北另一片城市之肺,但是有很多財團覬覦這片實則多為山坡地的土地。中研院計畫六月一日要在其內動工興建生技園區,我很欣賞的作家張曉風極力為這片綠地請命。總統和行政院長都去現場視察,但是我深信這並不會改變決定,行政院長甚至說如果都保留濕地台灣還有經濟發展之類的話,我忍不住想說如果破壞環境可以讓經濟發展,為什麼我們的國民所得還不到兩萬美金呢?難道過往的經驗還不能讓政客學聰明嗎?環保和經濟發展並不是敵對的關係,他們是相依的夥伴。如果我們殺雞取卵、飲鴆止渴、短視近利,為了所謂的科技大肆破壞環境,之後我們為了環境破壞要付出的經濟代價絕對會大於獲得,因為環境的破壞是不可逆的。RCA破壞桃園八德的地下水永遠不能復原,當地居民永遠有高於一般人的罹癌機率;六輕對麥寮的破壞不可逆,麥寮人永遠要吃飯配沙。當然對於政客而言這些慘痛的代價應該都會在卸任之後發生,他們要的是眼前的政績,但是對於我們而言,這裡是我們永遠的家。

  上學期修王老師的課,王老師學識淵博在課堂中收穫豐厚,王老師曾經在課堂中談到生技,生物科技最能帶來經濟效益的應該就是新藥了,例如輝瑞大藥廠開發了威而鋼,不知增加了多少營收,幫助了多少人。但是開發新藥需要數十億的資金和十年漫長的歲月,然而投資了時間和金錢並不一定可以帶來劃時代救人的新藥,也許這一切都是白費。他說台灣人短視近利,根本沒有藥廠願意開發新藥,所以台灣的生技都在做螢光魚之類的研究。中研院興建了生技園區會做什麼樣的研究為台灣帶來往後十年的繁榮呢?還是會挽救更多可貴的生命呢?或者這其中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祕密呢?我並不是反對做生技的研究,但是蓋研究大樓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可以更新中研院原本低矮的樓房啊!

  人不該自絕於大自然,即使是生活在都市中,我們也希望可以和大自然同在,和草木樹林一起呼吸。我知道南港202兵工廠逃不掉被破壞的命運,因為沒有政客願意站在高處看台北人生活的未來,這是事實真是讓人心痛不已。原地保留比大肆破壞看來更需要智慧、魄力、勇氣和良心。

  夭壽的事情不能做,但是通往B18的電梯似乎就快要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llyli 的頭像
kellyli

只是碎碎唸

kelly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魚
  • 無奈
  • 青蛙公主~
  • 上來逛逛,既來之,打聲招呼,留言支持一下囉!祝你一切平安!